公孙蛋糕

十八线写手的复健之路/什么时候写了新文就开启复健第一步/瞎嗑

我的快乐还挺简单。之前暗香号只达成乙结局,还是有点失落的。嘎嘎嘎,胡汉三切华山号回来终于达成甲结局啦。

我还挺乐呵

2018年了,我等不到萌铁孙的人了

我想舞25了,25好甜,氮素没有脑洞,我是要干舞吗

超级制霸——《枪》





农×俊






1




2




因为从小生活在O市,所以陈立农对于O市的情况很是了解。他知道李三记录下的地址位于旧市区,并且正在进行拆迁改造。但当他真正站在这座破败的平房前,心里还是生出了一种从未意料到的荒凉感。



“我先进去?”陈立农一手指着房门,扭头看向正防备着他的四人。



没有收到回应。陈立农叹了口气,伸手准备打开房门,突然手停在半空回头道,“你们会撞门吗?”



这平房原来是一个仓库,里面放满了木板钉成的木箱,层层叠叠。因为布料盖着的缘故,看不分明里面装了什么。陈立农正想上前掀开布料,却被两人挡住。另外三人分别向三处走去,打开木箱。这时陈立农便从他们手上看到了木箱中存放的东西。



“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。”其中一个人放下手里的枪支,走到那两个拦住陈立农的人面前,瞟了一眼陈立农,“做了他?”



在他说完这句话后,其余的人也聚拢而来围住陈立农。“老大说过,他看见了也没事,不用灭口。”“我是真不明白老大在想什么,这种没用的家伙,在他彻底没用的时候就该处理掉。省得惹麻烦。”“就是,难不成还留着让其他堂口议论?”



“我说……”陈立农睁着大眼,“起码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惹过麻烦吧。”话音一落,四下反倒安静了。



鼻腔里似乎荡着淡淡硝烟味道。“我负责送地址带路,然后安心待在你们那,听你们老大吩咐,剩下的我都不管。而且我这也算有功之人,退一步讲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。你们看在这个份上,也得让我有机会再见你们老大一面。”



“你说的有道理。我们出去。”陈立农迷茫地被两个人带出房屋,接着听见房门关上的声音。



一个人拿出手机开始拨号,陈立农站在树下听那若有若无的对话。那两个看管他的人站在他两边,较之前少了许多戒备。陈立农索性蹲下,拨弄着地上零星几根杂草。树的倒影穿过他落在地上。陈立农伸出手,看着亮光和阴影同时置于自己手心上,沉了目光。




通往聚集地的路很不好走,光巷子就钻了好几条。“为什么不直接走大路?这家酒吧不是开在锦街路面上吗?”陈立农抬头看看灯牌。



“废什么话,进去。”



原来这间酒吧还有一个后门,陈立农如是想到。无意中瞥到两三个点着烟抱手,满面笑容冲他抛来夹带风情的媚眼的女子。陈立农又望了一眼灯牌。这位置好像有点隐蔽过头了,他又想。



昨晚来时觉得屋子过于昏暗,看来全赖灯光。这会看这屋子是一清二楚,还有阳光映在地上。陈立农张望着屋子的陈设,听见林彦俊的声音时转头寻去,倒正好对上视线。



林彦俊眼睛很有神,闪着光。就像西城老住区那唯一的路灯,足以照亮通往各栋住宅的路。



陈立农眨眨眼,很活泼地笑了一下。对方仍是面无表情,陈立农只好收了笑脸,收回目光时看见对方微微皱起眉头。



这时从外面跑进来一个小弟,张嘴要说些什么,大概是太过着急的原因,一句话都没听清,喘气声反倒越来越重。




“东西找到了?”一浑厚的男声在耳畔响起,陈立农看见一个穿着考究的中年男子向这边缓步走来。



“找到了。”林彦俊瞥了一眼刚才那个说不清话的小弟,转头对中年男子颔首。



“怎么找到的?”男子走到林彦俊身边坐下,翘腿将手搭在膝上。



陈立农正不明所以,突然感受到一道视线锁在自己身上,像被炙烤一样难受。



“我……”



“他是李三舍友。之前去找东西,没碰到人。昨天他翻到了地址就自己送过来了。”林彦俊打断陈立农的话。



“自己送过来?李三是什么身份,你清楚。他可信吗?”男子从西装口袋里拿出烟盒,捡了一根烟后又放回去。



陈立农略微抬头看向那厢。“他背景很干净,事情也是我托他的。”陈立农瞪大了眼睛,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林彦俊,在被对方狠狠瞪了一眼后把头低下去。



男子手扣椅把,将吸过一半的烟扔在地上。“你叫什么?”



陈立农闻声向林彦俊投以询问的目光,那人低垂双眸,并没看他。“陈立农。”



“你要什么?”



“只能说一样吗?”



“我问你要什么?”



“噢……那就……钱吧?然后留在这里做事。”陈立农说完,自顾自点头。



男子起身走到林彦俊身前,一手置于他肩上,盯着他,“他说的,你听清了吗?”



“嗯。”



得到回应后男子径直向屋外走去,却又在门口停步,“今晚带着他来榆庄。”



陈立农愣在原地,有些木然地望向林彦俊。林彦俊朝他走来,挑眉,“你听见了。自己准备一下。”说完便作势要离开。陈立农伸手握住他手腕。两个人靠的很近,周遭的人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只听见了林彦俊的话。
陈立农很快便松开手,投以微笑,“好。”








TBC







【超级制霸】 枪






农×俊





试水了一下黑/道AU,感觉写出来是幼稚园等级的黑/道,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本来想写pwp,为了圆剧情就写了这篇。只是一个2000字左右的试水小章节,越写越没信心……还请多担待,以及我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写下去






1




O市的西城在暮色四合时便陷入寂静,街上只剩下几个摊贩在收拾摆卖商品的支架。一道黑影闪进堆满杂物的小巷,在黑夜中亮起火花。打火机开启又合上的声音在这条小巷中十分突兀,直到脚步声将它掩盖。



“这里禁止吸烟,知不知道啊。”从黑暗中现出几个人围住那亮光,为首的人手握铁棍在另一只手掌上拍着。



那亮光被按到墙面上。“抱歉啦,我不知道。既然犯了规矩,就送个见面礼赔罪好了。”那人说话的声音含有几分不好意思,然后他将手伸进口袋里。



“把手伸出来!”
“不要动!”



男人点点头把手伸出来,“我没恶意的,你们搜身好了。”



为首的人挥了挥手里的铁棍,两个人上前将男人按在墙面上开始搜身。一人从男人裤袋里摸出一张纸后递给头领,另一人剪着男人双手至背后。



“这是什么?”为首的人拄着铁棍举起纸片。



“投名状。”男人弯了眉眼,笑起来。



遮住眼睛的黑布条被拿开时,男人并没有感受到想象中的刺眼。屋里的光很淡,橘黄色的光让这间屋子显得很破旧。



“林爷,”刚才挥着铁棍的男人将铁棍别在腰间,恭顺地把纸片递到那个被他唤为林爷的人手里,“这小子说要入伙,给了我们这张纸。”



“你叫什么?”那个人两指夹着纸片,正反看了遍,并不抬头看他。



“陈立农。”



“这张纸从哪里来?你为什么要来我们这?”那人终于抬头直视他。陈立农觉得那目光似乎是三九天的冰,刺进人的肌肤,冻得骨头疼。



陈立农抿抿嘴,晃晃身后被桎梏住的双手,很快又被人压得更紧。“能不能先让他们松开我?”



那人摆摆手,身子向后靠,朝陈立农抬起下巴。



“我和李三是室友,我觉得他最近有点不对劲,后来他就莫名其妙死了。我看了他的一些笔记,猜测是你们干的。我不知道他和你们之间有什么关系,但是我从他的笔记里找到这张纸,我觉得可能是你们要的东西。”陈立农看着那双眼睛,吞了下口水,“我最近日子不好过。你们也知道,O市这里竞争很大,工作不好找,很多人瞧不起我。家里负债被追得很紧,几天前家里人跑了,那个时候我在公司,他们没告诉我。现在只剩我一个,那些追债的天天上门来要债,我实在受不了。”



“你可以拿这个向我们要一笔钱去还债,为什么要入伙?”那人把纸片塞进外套内袋里,起身走近陈立农。
他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冷峻气息,仿佛天生冻在冰里,好不容易冰化而出,寒意却渗进身体,与他合二为一。



“我那样活着也很累啊,还了钱我日子就过得好了吗?我不如就换一种方式生活咯,你们不会看着自己的小弟被一些不入流的人找麻烦吧?我要是说我要报复那些看不起我的人,你也不会信的。这种说法,警匪片都不用了。”话音刚落,身边许多人的目光在一瞬间变得凶恶起来。



陈立农挠挠头,很是抱歉道,“对不起啊,我说错话了。”



眼前的人对自己笑了笑,很快地敛起笑容,又变成一副冷酷模样。他把刚收进口袋的纸片拍在陈立农胸前,“做给我看。”



陈立农有些发愣,然后扬起一个很孩子气的笑颜,“好。”



“好”字的尾音还未落地,周遭就响起反对的声音。那人板起脸,拔高声音,“你们几个人要是应对不了他,也不用混了。”四下声音才渐渐平息,接着陈立农就被几个人推搡着出去了。



算着时间现在应是凌晨了,恍惚听见一两声鸡鸣。陈立农看着窗外飞过的景物,再低头看看纸片,然后抬头正视前方,看着后视镜里的自己。



“那个……各位大哥,其实我对咱们这个……嗯,大家族不是很熟悉。你们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下?”车厢里响起嗤笑声。



“你小子什么都不懂就敢来找我们?”“你别是来耍我们的吧。”“干脆把他做了,我看老大就是找了个麻烦。”



“不是……你们听我解释……我知道我们是做什么的,但是这里头的人我不认识,你们给介绍介绍呗。万一我哪天遇到了,也好打个招呼嘛”他想起橘黄色灯光下一闪而过的笑容,“你们就先告诉我咱老大叫什么呗。”



坐在他身旁的年轻男子哼了一声,漫不经心道,“我看你是瞎猫碰上死耗子,碰巧撞到我们这。你要是去了别的堂口,现在指不定在哪里喂狗。”



陈立农只笑笑,“幸好我没有去喂狗。老大他人很好?”



开车的人摆出凶恶的表情从后视镜映入陈立农眼中。
“几个堂口私下不合,李三的事是老大负责的。”身旁的人冷冷道。



“噢,这样啊。对了,你们还没有告诉我老大叫什么?”



“林彦俊。”林彦俊。陈立农在心里跟着念了一遍。他笑起来的时候比板着一张脸好看多了,一点都不像黑道的。陈立农心里想。







TBC